香港工商企业家组团赴渝考察签署三项合作协议

中新网重庆12月14日电 (记者 刘相琳)香港工商企业家赴渝经贸考察团12日至15日在重庆考察。访渝期间,考察团与重庆相关商会签署友好交流合作协议,以期优势互补,相互支持,互利共赢。

考察团由19名香港企业家代表组成。在渝期间,考察团一行在三峡库区腹地万州区了解了当地农业发展情况,参观了三峡移民纪念馆,还考察了重庆市数字经济发展展示中心和“一带一路”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等地。

死亡这件事固然令人生畏,但主动、坦然地谈论生死,在周围年轻人看来并不是坏事。我会觉得90后对生命的态度会更开放。如何面对生死是每个人都必须学习的一堂课,我们这代人愿意将这门课的学习时间表提前,并且用自己的方式去思考。

虽然我周围还没有主动立遗嘱的朋友,但是非常积极体检、花很多钱购买重疾险的朋友很多。这在某种程度也反映了他们“居安思危”的生命观。

我有一个独自北漂的朋友,自称尤为“惜命”:她对饮食健康的态度很紧绷,对身体充满了极度不安全感,身体只要出现一点点疾病的征兆,比如胃不舒服,别人喝热水,他则会毫不迟疑飞奔去医院。她每年花两万多元买保险,尽管肉疼,但一点都没纠结。

为了实现自我价值,获得独一无二的满足感,当我们与诸多变量抗争时,这代年轻人潜意识里开始认同一个事实:生命无常,生活充满变数,疾病和死亡随时会被触发。既然如此,我们应该为一些“可能性”作出准备。

长辈会认为公开谈论死亡特别不吉利,如果我们有时候用夸张语气抱怨一下“啊我真的要累死了”“我这么劳碌会不会猝死啊”,他们会立马打住我们的话头,大声斥责说:“呸呸呸!小孩子张口闭口瞎说什么呢!”

很多因素导致两代人的生命观产生差异。比如,我们90后成长的外部环境是互联网爆发式的发展,信息空前聚集。我们所看到的不仅是自我小环境里人的生存状态,还会大量接收社会中许许多多陌生群体的信息,并且产生强烈的共情。

当我们越来越广泛地知晓其他人的遭遇,就更懂得珍惜自己的当下,自然会对周围人予以更多的尊重、理解和包容。相较于父辈所习惯的稳定生活,我们这代人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更有背井离乡的冲动,独自去大城市闯荡。因而,我们承受的生活变数、不稳定性和不安全感远远多于上一代人。

和新闻里那个姑娘同龄的我,虽然当前不会做出立遗嘱的决定,但我很能理解她这一行为背后的动机和观念。我们这代人,和上一代人的生命观太不一样了。

香港全港各区工商联会长卢锦钦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说,背靠祖国面对世界,是香港最大的优势。过去四十多年,香港既是改革开放的贡献者,也是受益者。未来,香港与内地最大合作机遇在金融以及青年创新方面。以往,香港与珠三角地区合作较多,随着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重庆作为西部内陆开放高地,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机遇,希望香港企业能更进一步密切与重庆的合作。

每个人的青春都难免面临压力,压力在换来财富和获得感的同时,也为健康埋下了隐患。我们恐怕很难像父辈那样笃定“年轻不会有事儿”,但也绝非时刻悲观消极。坏事难免,而我们可以作好一定心理准备,以备日后从容地应对变故,减少家人的担忧和烦恼。

四季轮回,生老病死,在不可抗拒的必经之路上,每一代人都以他们各自认同的态度审视和拥抱生命。无论怎样理解生死,都是为了更积极地生活,让当下的分分秒秒都有意义。

还有一个老同学,因为被家中老人的晚年状态深深触动到,觉得必须早早为生命的变故做准备。她说,在最能给全家安全感的外公生命蓦然亮红灯时,每个看似成熟的中年亲戚,也只会搓手抖腿,毫无平日的从容淡定。她很唏嘘,对生的渴望,足以造成所有人的迷茫无措。

“看到这个场景,我当时就想,等我有一天也被推进急救室,在病床上铺开与死对抗的漫长战线,希望能洒脱一点,不会绝望,而周围人也不会因为我生病而殚精竭虑。”老同学去买了一份重疾险,和她的日常收入相比,这项支出着实不低。“这份保险,算是给我未来的家庭减负了。世事无常,上有老下有小,他们不该为我的不幸承受过多压力”。

在14日的签约仪式上,香港全港各区工商联与重庆市工商联签订了友好商会协议,香港全港各区工商联女企业家联合会与重庆市工商联(总商会)女企业家商会、香港全港各区工商联女企业家联合会与重庆市女企业家协会分别签订了战略伙伴合作协议。签约相关方将充分发挥重庆作为西部大开发重要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倡议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以及香港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环球商业枢纽的各自优势,共同开拓“一带一路”建设市场商机。

在我的印象中,父母辈不太会在年轻时过多谈论生死的问题。他们会觉得年轻人距离死亡非常遥远,因意外事故和疾病死亡是小概率事件,没必要在人生的黄金时期想这些。于是,关于生与死的话题,被彻底“隔离”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之外。